🎆

未有说书人的口才,只想以我的方式给你讲个故事.

【戬杰】梦醒时分(一发完)

请勿上升真人!
不是什么很新颖的故事。
戬杰双方暗恋前提,我只是想写一个他们告白的故事
我可能失败了,Bug待修

-1
是梦。
梦里朱戬是天权国国主执明,而他是前瑶光王子慕容离。
国主封他为兰台令,入住向煦台。
国主在他住所目及之处全被国主栽上了羽琼花。
国主对他万般好,他一一看在眼里。
可为了复国他必须采取手段。
他离开了国主,精心布局,算计众人,只从未将国主算入计划中。
敌军卧底潜入国主身边,一轮又一轮的算计,一句又一句的挑拨离间,国主不再信任他。

-2
“杀青了!杀青了!”
“哦!杀青了!导演今晚我们去搓顿好的吧!几个月的盒饭,我们都要吃成降解饭盒了!”经历了几个月的辛苦,大家早就想要改善改善伙食了,这一句提议自然是一呼百应。
“你们这群小兔崽子,等着,今晚火锅走起!”导演笑骂道,张罗着大家伙儿收工。
“哈哈哈哈哈哈哈导演威武!”
-
朱戬换常服出来就听到他们商量晚上的杀青宴,立马跟着一起起哄,说着晚上不醉不归的话。
和大家伙儿起哄完朱戬发现查杰不明踪迹,这时候主演都在换装,只有他一人不知去向,他是出来找查杰的,本以为他是在和工作人员谈话,可朱戬却找了一圈都没有看见查杰。
最后还是经过询问工作人员才找到了查杰所处之地。

-3
他在前进的路途中止步,回身却见他的国主离他愈行愈远。

-4
查杰一人撑着脑袋蹲在地上看着布景发呆,身旁放着粉丝送的花束,他好像有些明白了小明描述慕容离的话语。
慕容离简单地装束,扮在面前的人身上却有种说不出的和谐,朱戬不由得想起粉丝们刷的他们两的前世今生梗。
没准他们真的是执明和慕容离投胎转世而来,上一世他们活得太累,这一世上天注定他们在此相遇,成为交心交肺的好友。
朱戬知道自己走神了,眨巴眨巴眼把魂拉回来。
“查杰!查杰!”朱戬的呼唤成功换得持续发呆的查杰注意到他的到来。
“咋啦?”
“走吧,快去换衣服,导演说晚上去吃火锅。”
“好。”
朱戬等了半天,查杰没有一点动作。
“怎么了?”
“嘶,卧槽,我腿抽筋了。”
查杰在这蹲了少说有10分钟,走神的时候还不会注意到,现在一动腿上一阵阵地抽筋发麻,完全没有对下肢的感觉。
朱戬直接蹲下身,让查杰压在他的背上,背了起来。
“崽子你是不是又瘦了?怎么感觉你又轻了。”

-5
他,已经无路可退,不得不继续前进。

-6
杀青宴自然少不了酒,好不容易得来的解放,当然是要大吃大喝大睡一顿,虽然嘴上嚷嚷着不醉不归,但是主演们后期还有安排,导演便点了些果酒和度数低的啤酒,让他们解解馋,其他人倒是不含糊,拿起点了几两白酒怼,反正要是醉倒了,还有导演负责安排他们,断然是不会那么狠把他们丢在这里自生自灭的。
酒过三巡,大家伙儿都带了些醉意,查杰跌跌撞撞地从包厢里出来,撞上接电话回来的朱戬。
“朱戬你怎么变成两个了鹅鹅鹅……”朱戬出去之前查杰喝的还是果酒,朱戬出去之后,查杰不知道拿到了谁的杯子换到了白酒。刚好遇上同事敬酒,也寻不到自己的杯子,也就只好半推半就地喝了这一杯。可有一就有二,挨个敬酒结束后,查杰已经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杯,整个人都变得昏昏沉沉,眼前都成了重影。
朱戬知道他已经醉了,撑着他给导演请了假,随后把他塞进出租车带回酒店。
查杰很少有喝醉的时候,原以为他喝醉后会大吵大闹,没想到喝醉后比平常还要安静。
查杰整个人倚在朱戬身上,发丝凌乱,紧皱眉头,微张着嘴喘气。
“别吐我车上啊,我今天刚洗的车。”出租车司机闻着两人身上浓郁的酒气,言语间尽是无奈。
“麻烦了,我们会小心的。”
查杰的确没有要吐的先兆,只觉得耳边全是杂音,就用双指轻捏住朱戬的双唇,关闭了他认为的发声地,也不见得声音有变小的趋势,也就松手放弃了这个方法。

-7
国主曾说君还是君,阿离还是阿离。
可如今阿离还是阿离,君却不是他的君了。

-8
回到酒店,朱戬替查杰擦了身子,把他放到柔软的床铺上,半哄下去一碗醒酒汤,由着他睡过去。
朱戬顺势靠在查杰身边,看着他裹着被子蜷在床上的模样。
其实这样也不错吧。
朱戬用手拨弄开挡住查杰眉眼的发丝,查杰实在是很对他的审美,不论是眼睛还是嘴唇。
这么想着,朱戬舔了舔有些干裂的下唇。
到底是中什么邪了?
朱戬直勾勾地盯着查杰,放轻呼吸,感受查杰的存在。
真好啊,我所爱之人就在我的面前。
查杰不安分地侧过身,咂咂嘴,呢喃两句没法听真切的话语。
这一刻倒也能算得上是岁月静好。

-9
他清楚,他不是慕容离,他知道执明对慕容离的好,也知道朱戬对他的好。
他想争取一把,为了他,也为了慕容离。

-10
查杰是被热醒的。
朱戬洗漱的时间里查杰诡异的睡姿让酒店的空调遥控倍受压迫,以制热模式来求取同生共死的成就,一觉醒来,查杰成了刚从水里大佬出来的湿身霸王龙。
朱戬擦着头发出来,就见查杰一脸懵逼满头大汗的模样。
室内温度过高了,本来处于休眠状态的空调此时亮起了绿灯,显示着制热。
朱戬伸手去够被甩在一旁的空调遥控,被查杰一把挂住,两人接触的皮肤黏黏糊糊地,这澡算是白洗了。
“查杰,明天我得回趟南通。”
查杰瞬间睡意全无,掀开被子俯瞰朱戬。
“朱戬。”不要走,别离开。
“怎么了?”朱戬仰起头对着查杰的眼睛。
四目相对,查杰在朱戬的直视下无所遁形,眼珠开始四处打转。
“睡吧,晚安。”朱戬将床铺打理好,准备关灯休息,查杰却还是背对着他一动不动地站在床上。
“我喜欢你。”
朱戬的询问还问问出口,就听见意想不到的回话。
查杰不敢回头。朱戬一直当他是哥们,一直把他当弟弟宠,可突然有一天弟弟对哥哥表明自己的出格想法,哥哥会怎么办?他会不会很失望?很讨厌?
查杰的思路没能再继续下去。查杰已经从他身后抱住了他。
“我也是。”
不知道从何时而起,不知道如何直面自己的感情,不知道怎么面对对方。
他们喝下了慢性毒药,只能随着药性深入骨髓,等待死期,死期已至,却得知这并不是毒药,怎会不令人欣喜。
朱戬侧头附上了查杰的泛着水光的唇瓣。

-11
慕容离唤住了执明,将误会一一解开。
他是对的。
这梦,他早就醒了。

-END-
这篇刚开始写的时候题目不是这一个,只是后面写的越来越飘,已经文不对题,才换成了这一个。
证明一下自己真的有在码字,只是唯物主义?陷入了瓶颈期,在努力突破。
我立的Flag自己解啦! @白翎

【戬杰/联文】唯物主义?-02

和基友 @白翎 çš„联文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

后文以及前文目录请戳这里

——————————————————

“老大,这是死者的资料。”穿着警服的男子拿着一打资料,微弓着身子,气息稍有不稳,看来是跑步来的。

“你怎么回来了?”

“那边事情快处理完了,熊老师怕您这边缺人,就先让我回来帮您。”

“法医那边有什么进展吗?”朱戬接过资料仔细翻阅。事情与他想到基本没什么太大的不同,可要说大差错,那必然是眼前这位极阴之体的学生了。

“法医得出的结论还是与之前描述的相同,没有更多的发现。”

朱戬微颔首,这个地方除了怨气和阴气外与别地倒没有什么更多不同,还是等回警局整理一下线索再做调查。

“小秦带了证件吗?”

“带了,老大。”面前两人真的出示出警官证,倒让查杰愣了神,他本以为眼前自称警官的男子不过是个校内学生,和他一样找个僻静的地方练戏,谁知道却是真正的警官到此办案。

不过也怪不得查杰,临近毕业典礼,作为话剧男主角,他必当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准备这场毕业话剧,给自己的大学四年一个交代。查杰此人一但入戏便对身边的任何事都不管不顾,为了不打扰他人的休息,寻了这么个好地方。

这楼说是闹鬼,被学校封闭。传说里面有血肉模糊的恶鬼以杀人为乐,但凡进楼者杀无赦。对此查杰只是嗤笑一声,什么牛鬼蛇神的,不过是世人为了解释不正常现象而胡诌出来掩盖真正的事实罢了。不然他总是进出此地,为何还能安然无事。

至此,此楼414房成了他的秘密基地,除了好友吕鋆峰以外,没人知道他总爱躲到此处来寻个安静。

所以只是不小心住了一夜,第二日秘密基地变成了案发现场,查杰不由得怀疑人生,他这是倒了什么霉运啊。

“这位同学,请随我回警局做个笔录吧。”朱戬请离查杰定是有自己的打算的,查杰作为百年不遇的极阴之体,他的身体当然是鬼魂最好的养料,按刚刚的资料来看,死者的死法怪异,明明身体上完好如初,内脏却在快速腐烂,若是普通的厉鬼绝对不可能做到这种程度,但有了养料培育就不同了,鬼魂就只是呆在极阴之体旁边就能吸收大量阴气,功力也能成倍上涨,只是那学生的表现有些奇怪……不过若是他依然呆在这栋楼里,还不定会发生什么莫名其妙的怪事。

 

“老大,笔录做好了。这人名叫查杰,是瑶光戏剧大学大四表演系在读学生,最近正在准备毕业话剧。他经常在那间房间练戏,昨日太过专注,不小心错过了回寝时间,索性在414房里过了一夜。”

听过小秦的报告,朱戬不由得汗颜。那栋楼因有人跳楼后发生闹鬼事件就封了楼,已经有两年不再供电,并因着整栋楼坐南朝北,终日不见阳光,在这种潮湿阴冷的地方居然还能安安稳稳地睡过一夜,不知道该不该佩服此人的睡眠能力。

“警官,我是不是能回去了?”昨天夜间睡不着,就拿着手机肝游戏,肝着肝着越来越起劲,竟然到凌晨才睡,大清早又被朱戬吵醒,带到警察局做笔录,花费了不少时间,半途想起还有班主任的课,这要是迟到了,后果不堪设想。

“等一下。”朱戬压上椅子上,查杰被逼迫着缩起身子。朱戬右手食指勾起查杰脖颈处的银链,指尖若有若无地划过查杰颈处的皮肤,刺激地查杰缩了缩脖子,“这是……平安锁?”

“嗯,我祖母在灵隐寺求的,说是可以保平安,哪怕是洗澡睡觉也要带着。”

“红绳胸前系,灵锁保安康。这锁原来应该配红绳吧。”

查杰倒是一脸关爱智障的表情望着他:“红绳太土了,怎么带的下去?”

“查同学以后尽量远离那栋楼,毕竟已经被封闭了,胡乱闯进被发现想必是要扣学分吧?”

查杰本就是借着那栋楼所谓的灵异传说,校内师生都不敢太靠近那栋楼才冒险去那栋楼练戏,而如今那里发生了杀人案,他定是不能再进去了。

“多谢警官,那么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这儿离校不远,要是现在出发,还能在班主任之前进入教室,也就免得被抓着念“紧箍咒”了。

“查同学,我送你。”话音刚落,朱戬已经晃着钥匙走出警局,回来之前已经派了人进去搜集线索,这时候去也正好再看看有什么能用上的。既然顺路,那就不如搭上查杰,也省了脚程。

朱戬车技不错,但开得实在太快。这是查杰下车后的第一感受。一路过来耳边只听见发动机以及风刮过的响声,两旁的景物极速切换着,看得人眼花缭乱,如果不是紧抓住朱戬的衣服,怕是人都要甩出去。到达目的地时,查杰面上更加苍白了些,向朱戬道谢之后,再不想说什么话,飘乎着走了。

以往为了节省时间,朱戬总是开快车,今日一时也没觉得自己车技过快,直到看见查杰的脸色后,才知道是自己的习惯惹祸,想要道歉,对方却已经不见人影。时间不由得他想太多,只能等下回见面时再说句抱歉了。

 

“有什么进展吗?”

“法医那边来消息说,死者内脏除心脏以外全部腐烂,现场在414寝室的储物柜里发现了一块怀表和一部手机。”

打开怀表,入目的是两个男生的照片,一头棕发的男生揽着另一个较矮的男孩,两人脸上洋溢着笑容。

手机是几年前的旧款了,屏幕摔的粉碎,因为某种原因无法进行开机。

“看看这部手机能不能修复。调查一下两年前414寝室室员和怀表上这两个男子的资料。”

“是,戬哥。”

通过资料已经把事情拼接地差不了多少,但到底还缺少了动机,在最初进入楼内时,朱戬已经确认了那是个厉鬼,否则如何有那么强大的怨气。他特意咨询了前辈,得出的结论却是即使有极阴之体的滋润,厉鬼也不可能那种程度去伤害一个人,这来回的矛盾结论使得朱戬愈加纠结。朱戬不知道是否是自己多想了,这件事可能没有他所想得那么简单。

【白姬】树梢与树洞

苏格兰折耳猫白淳x长吻松鼠凌姬
有私设

   “凌姬,你为什么是只松鼠?”
   “白淳,那你为什么是只猫呢?”

    Miracle森林里住着许多动物,白淳和凌姬也是其中两位。凌姬是一只长吻松鼠,总爱在晨、昏时刻出来觅食游玩,和森林里其他的动物很要好。白淳是只苏格兰折耳猫,体型不算大,样子可爱,所以很多动物也喜欢跟她玩。

   白淳和凌姬是在河边的草堆认识的。长吻松鼠总喜在草堆、倒木觅食。那日凌姬又在晨间来草堆觅食,发现了一只苏格兰折耳猫——当然,她是在森林里的“百科全书”那问了许久才知道那是只苏格兰折耳猫的——那只苏格兰折耳猫由一种扭曲的姿态趴在地上,灰黑色的毛发与草绿色纠缠在了一起,扫在地上,灰色的小脑袋压在草地上。凌姬生性好奇,她去请了力大无穷的森林霸主老虎来帮忙搬这只和老虎一种科目的动物,她领着老虎去了森林“百科全书”那里——那是一只极爱看书的蛇——凌姬知道了那只苏格兰折耳猫是因为先天患有骨科疾病,而她之前的姿势不对导致剧烈疼痛,所以晕倒在此,“百科全书”先生眯了眯那本来就不大的眼睛,严肃地说到:“苏格兰折耳猫本来是不应该出现在这森林里的,这只猫不知道……”蛇又在猫身边转了圈,吐了吐蛇信子,看见了猫脖子上的挂牌——白淳。蛇弯了弯身子,嘴角勾了一抹笑,对凌姬说出了这只猫的名字。
   “说实话这只猫为什么会出现我不能知道,但既然出现且和你碰见了就是和你有缘,希望你照顾好这位患者。”蛇边把凌姬推出门边说着,话音刚落门随之关上,凌姬无奈地看了眼紧闭的房门,叹了口气。
   “先生,下次能不能换个方法赶人啊!”

    于是日子就这么过了下来,凌姬不再只是树洞草堆两处跑,她每早觅食晚好就会跑去白淳的窝里,一呆就是一天,黄昏再去觅食,然后回家。
   “她们之间的关系像是认识多年的老友,或者说是小别后的夫妻。”这是住在对面树上的百灵鸟说得,但大多数动物不认同她的说法,毕竟Miracle森林有的条文还是不少的——长老说跨越种族的爱是艰辛的辛苦的很考验动物的,他并不想见到森林里的动物痛苦——所以她们之间虽然互相有意思,但她们也没能真正的打破这条约。

    白淳是外来的猫,但是她很懂的礼仪,这大概是她后天养成的,她也懂得入乡随俗,但知道这条约的时候她的确想过想带着凌姬直接一走了之。
    那只苏格兰折耳猫坐立在阳光可以照射到的草地上,那一缕淡淡的阳光给那只猫镀上了一层金边。
   “凌姬,你为什么是只松鼠?”
    猫问凌姬的时候,凌姬正抱着一颗坚果吃得正香,她把嘴里塞的鼓鼓囊囊的,模糊不清地回答:“白淳,那你为什么是只猫呢?”
    是的,她们都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或者可以说她们也都回避着这个问题。
    凌姬何尝不想和白淳一走了之,但这个生她养她的地方带给她太多回忆,她不是舍不下,而是抛不掉。白淳知道,所以她说愿意一直守着她,就在她身边。

    树梢与树洞的距离能有多远?
    3米?还是更多?
    两个相爱的人心的距离能有多远?
    只要是相爱,那距离可能就只是0.1毫米。

————————————END——————————————
不暖不可爱的故事。
大概也不能称之为童话。